“希望地方干部改变对国家安全‘没有责任感’

2020-06-24 10:19 沐鸣2平台娱乐

  原标题:“希望地方干部改变对国家安全‘没有责任感’的盲目性”:山东合村并居旋涡

  当地政府称此举旨在促进“乡村振兴”

  而村民们只想留在他们的村庄

  他们在抗争的同时,对政府要将其宅基地复垦上市

  增加财政收入的深层次目的,知之甚少

  5月27日下午,68岁的成友站在山东省东阿县牛角店镇贺寺村拆迁后的废墟上,身体佝偻,若有所失。

68岁的东阿县牛角店镇贺寺村村民成友,站在村庄拆迁后的废墟上。摄影/本刊记者 周群峰

  3月下旬,全国各地抗疫正酣时,牛角店镇政府忙于组织力量对贺寺村等村庄进行拆迁。因成友等部分村民拒不签字,村子拆到大约70%后被迫中止,产生的建筑垃圾至今未被清理。目前,已经拆迁的农户早已离村租房,安置房也处于停工状态。拆迁工作被村民逼停至今已大约有两个月时间,村民们无法预料,镇上的拆迁队会否卷土重来。

  贺寺村只是山东正在全省推开的“合村并居”行动的一个注脚。

  4月30日,山东省自然资源厅在济南组织召开《山东省村庄布局专项规划》等项目和技术规程专家研讨会,接下来将编制全省村庄布局专项规划,指导各地完成县域村庄布局,制定全省合村并居规划指引,稳妥推进合村并居。

  但山东的合村并居举措受到了“三农”问题专家、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主任、福建农林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温铁军的批评。“近期疫情恶化了系统性危机,有些地方搞‘合村并居’,主要是由地方严重的债务压力引起的。”他认为,为解决这一问题,有些地方就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可以直接入市、发达地区本地的地票交易可以跨区等政策,推进“合村并居”,搞大拆大建,目的就是尽可能拿到土地指标。

  为什么要拆?

  聊城市东阿县牛角店镇贺寺村村民尹燕东记得,2019年10月的一天,家里来了几位“客人”:一名姓安的镇干部,村干部尹作成,还有三四位山东信源土地房地产资产评估咨询有限公司(下称“山东信源公司”)的工作人员。

  尹作成告诉他,这几个人来测量评估一下他家的房子。“测量是为了以后拆迁吗?”尹燕东问道。“就是来测量下,与拆迁无关”尹作成说。

  转眼到了2020年,新冠疫情暴发,而东阿县牛角店镇贺寺村、付五村村民最关心的大新闻却是,“听说镇里准备强拆村子”。

  很快,牛角店镇政府在付五村贴出一份“搬迁通知”,落款时间为2020年3月1日。通知显示,为鼓励村民尽早签订拆迁协议,镇政府制定了三档不同的拆迁奖励:最高的一档规定在3月15日之前签订协议的,给予评估总额10%的奖励,另外给予一次性奖励1.5万元。还规定,凡是签订拆迁协议的,都给予一次性搬家费用1000元,和一年租房费用7200元。

5月27日,山东东阿县贺寺村等拆迁后的安置房建设工地,目前长满荒草,立了多个塔吊,正处于停工状态。摄影/本刊记者 周群峰

  牛角店镇这次拆迁,涉及四个村:贺寺村、孟庄村、付二村、付五村。牛角店镇党委副书记姜渭柱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说,背景源于2018年省里提的一个乡村振兴工程。

  2018年8月,山东省发改委联合省委组织部、宣传部等部门印发了方案,全面启动了乡村振兴“十百千”工程。该工程是指,在全省10个县(市、区)、100个乡(镇、街)、1000个村,开展示范创建工作。而牛角店镇是被列入其中的一个镇。

  2019年是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、加快打造乡村振兴齐鲁样板的关键之年。这项工作的重点之一就是“合村并居”——在加快城镇化进程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背景下,为了改革落后农村结构和管理体制,改善群众的生产生活环境,更好地集约土地发展经济,进行的将几个临近自然村整合起来,建立农村社区的综合改革和探索。

  山东是人口大省、农业大省,目前有农村常住人口4900多万,行政村6.9万个,村庄密度0.43个/平方公里,平均每个村700多人。山东省的行政村数字在2019年是7.4万个,按2019年3月山东省发展改革委党组书记、主任张新文在全国两会上的说法,“(行政村)压缩至4.8万~5.8万左右,5万个是比较合适的。”

  牛角店镇党委副书记姜渭柱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说,乡村振兴工程是“让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”。

上一篇:【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】元古堆村“笑”了
下一篇:2019年河南省村子旅游特色村、村子旅游创客示范

猜你喜欢